橘色资讯网

首页 > 历史阅读 / 正文

故事:昨晚是她的大婚之夜,可王爷却没回来,害她被其他人耻笑

网络整理 2019-03-09 历史阅读

清晨,微风拂过窗檐,铺洒在凌夕的脸上,她觉得有些微凉,顺手牵扯过被子盖在身上,耳边响起鸟儿鸣叫的声音,便扭头朝窗檐看去。

原来……天已经亮,而她……睁着眼到天亮。

“叩叩……小姐,小姐……”

是香茹的声音,给凌夕带来一丝暖意。只是她现在……还来不及整理昨晚残存的画面,香茹已经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梳洗盆,朝着梳妆台走去,“小姐,一会梳洗完,得去给老王妃上柱香,然后……”

“小姐,这……”香茹转身刹那,见到的一片狼藉,顿时让她鸦雀无声。

凌夕裹着被褥直起身子,她一失神便像无底洞,让她忘记收拾昨晚无痕对她无理的残局,现在该如何解释好……

总不能说,昨晚在她的大喜夜,遭到王爷以外的男人侵犯,尽管到最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,但这不管是对她的名声,还是对丞相家的名誉,都会带来很沉重的伤害。

凌夕在思考着,她该如何说才是妥当的。

香茹眼珠子一转,面露笑意,乐呵道:“啊,小姐,奴婢知道了,王爷昨夜回来了,对不对,就知道,王爷不会那么绝情的,再怎么说,老爷在朝中的地位,连皇上都得让几分,王爷又怎样冷落小姐……”

见香茹滔滔的说,凌夕苦笑着,这算不算是解决的办法?把昨夜的男人当成是宸王,她有些心虚,但这未免不是个办法。

待到香茹说完,凌夕已下了床,她举止优雅地掀去被褥随手一扔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。单薄纤细却凹凸有致的身体只着一件大红的亵裤,她扯过地上被撕裂的布料裹住上围,缓步走到铜镜前坐下,卸下满头发饰,任青丝倾泻而下铺满香肩。

凌夕看着铜镜的自己,脸上的伤疤依旧显眼,她的眼神却是漠不关己,仿佛在看一张与自己无关的脸,淡漠到了极致,而后,扬起纤长秀美的玉指轻执玉梳,香肩跟细脖上赫然露出一瓣一瓣的殷红落花,再转眼望向满地鲜红的碎步,唇角浅露笑意。

这是无法抹灭的污点……

“香茹,昨夜王爷回来的事,不要对任何人说。”凌夕开口道。

香茹疑惑道:“嗯?小姐,为什么?”她不太懂,王爷能回来,这不是好事吗?为何却不让她说出去?

收拾到床褥的时候,香茹是怎么也找不到沾有处子血的被单,呢喃着:“为什么没有呢?这不可能啊……”突然惊醒过来,扭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夕,“小姐,这……这……”

她不敢相信,昨夜王爷回来竟然没有与小姐……难怪小姐让她不要到处喧嚷,若是传出去,这对小姐的名声是更大的打击。

香茹暗下眸子。

凌夕倒是不在意,不管是香茹误解她没有与宸王圆房,还是其他任何原因,她相信香茹不会把昨夜的事告知他人。

“香茹,更衣。”凌夕淡淡的道。

香茹愣了愣,“是,是,奴婢这就给小姐更衣。”她要振作,不能让小姐再有任何委屈,否则……她该如何向老爷交代。

很快,凌夕就已经着装好,她选了一件比较素雅而保守的服饰,一来是尽量的遮住身上点滴殷红的落花,二来她个人也比较喜于素雅风,没那么招摇。

而后,她吃过早膳,在香茹的引领下来到供奉老王妃的祠堂,一路不少丫鬟带着异样的眼光偷瞄她,她完全置之。

给老王妃上完香,凌夕又在祠堂多待了会,细细的看着老王妃的画像,面容谦和,眼神内敛,想必生前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,但……不知所生之子宸王又会是个怎样的男人?

呵呵!

她似乎太八卦。

罢了,时候也不早,该回去了,带着香茹,若有所思的最后看了老王妃一眼,这才离开祠堂。

途中路过一个小苑,凌夕不觉将视线落在小苑上,里面清静优雅,是她的向往,这让她不由得将脚步迈向小苑。

“小姐……”走远的香茹见凌夕岔开路,忍不住轻呼失神的凌夕,带了些焦急,因为那个小苑……

凌夕并没有听到香茹的呼唤,已走进小苑,首先映入眼敛的是几颗梅花树,树在庭苑的东墙边,纵向排列,而中央是石头砌成的小路,周边长着嫩绿的小草,青雅可爱,路的西面依靠着笔挺的竹子,给庭苑增添几分清幽。

这里有种世外桃源的气息,她很喜欢这里,忍不住伸手去碰触未开花的梅花……“大胆。”

一记嘶哑而附带张力的声音,让凌夕伸出的手悬在半空,下一瞬,她立马回头,竟是个男子……

那个男子五官刀刻般俊美,高挺的鼻子,薄薄的嘴唇,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,而长发用碧玉冠束起,身上是华丽的暗紫色绸缎,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,上系一块羊脂白玉,外罩软烟罗轻纱,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,不自觉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
“见到本王还不下跪。”男子再次开口道。

“参,参见王爷……”随后跑来的香茹,见到男子扑通的跪在地上,心里却在冒着冷汗。

凌夕终是反应过来,原来他就是赫连宸,那个连大喜之日都不出现的男人,唇角微扬,傲然出声,“参见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”赫连宸当即断了凌夕的话,声音冷漠至极,道:“本王不得不告诫你,不要妄想以为进了辰王府,本王就会承认你是本王的妃,这个头衔,不是你们苏家要的起的,况且……就你如此丑陋的模样,莫不去照照镜子掂摸自己是何斤两,有何资格嫁给本王。”

凌夕优雅起身,毫不气妥,反倒傲然仰头对视,“承蒙王爷的赞赏,妾身回去定当好好照照镜子,看看是几世修来的福分,竟……会嫁于王爷这样的人中之龙。”

语气显然是带着嘲讽以及不屑的意味,

赫连宸是听懂了,额冒青筋,倒也没发作,冷冷哼了一身,不理会,转身走出,似是醒起什么,侧目又道:“日后你若再敢踏进这里半步,休怪本王无情。”

就这样,赫连宸消失在凌夕的眼皮底下,而凌夕顺着赫连宸的话,有意的多看了小苑一眼,意味深长的想着,这里到底是谁居住过,何以宸王会如此在意……

本文作者:凤鸣轩小说网(今日头条)

Tags:竹子   小说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