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色资讯网

首页 > 历史阅读 / 正文

祁王、献王、誉王、靖王:找寻《琅琊榜》剧中人物的历史原型

网络整理 2019-04-15 历史阅读

热播电视剧《琅琊榜》围绕“扶持明君、平反冤狱、振兴山河、女子复国”四大主题展开。剧中的故事对应着怎样的时代背景?大梁、南楚、北燕、大渝、滑族等政权与金陵、琅琊、云南等地名,是虚构的还是真实的?梁帝、祁王、献王、誉王、靖王、霓凰郡主,以及一体三面的林殊、梅长苏、苏哲,能否寻出人物原型?赤焰军号、琅琊榜单、麒麟才子、《翔地记》,蕴藏着何等玄机?林燮蒙难、太子被废、誉王逼宫,昭示了怎样的教训?大梁悬镜司等同于明朝锦衣卫吗?究竟如何理解火寒毒与乌金丸的生克原理?且看文史地三栖学者胡阿祥教授的精彩解说!读罢此书,您必折服于大众史学之魅力,产生回看《琅琊榜》的冲动……

寻人篇

《琅琊榜》电视剧中的人物塑造以及相关的故事情节,一直坚称是“架空”历史的。然而在治史的笔者看来,大概由于专业思维的习惯,总觉得他们或她们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其实这也并不奇怪,毕竟“架空”历史既不等于、也做不到完全“踏空”历史,剧中相关人物的塑造还是要有历史基础的。我们虽然无法将剧中人物与历史人物进行机械或者拘泥的对号入座,但是模模糊糊地勾勒出个历史轮廓,估摸估摸其所借鉴的历史原型,或者至少对应对应“同宗同族”的所作所为,还是可以做到的,是为“寻人篇”……

祁王、献王、誉王、靖王

在《琅琊榜》电视剧中,笔者见有梁帝皇子七位:皇长子祁王萧景禹,母宸妃林乐瑶;皇次子早夭,母言皇后;皇三子宁王萧景亭,母惠妃;皇四子献王萧景宣,母越贵妃;皇五子誉王萧景桓,母祥嫔,实为滑族玲珑公主所生,言皇后养子;皇六子淮王萧景礼,母不详;皇七子靖王萧景琰,母静嫔。其中,皇次子早夭,引发了言皇后对惠妃的妒恨,皇三子、皇六子属于无足轻重的串场配角,这三位都可以不论。剧中主要的四位皇子,当属祁、献、誉、靖四王。

如果仔细推敲祁、献、誉、靖四位皇子的王号,其中的寓意颇是符合各自的行为特征:“祁”者,盛大、舒缓、众多之意;“献”者,退位让贤之意,历代禅让的皇帝往往得讽刺性的谥号,如献、顺、恭等,暗示其平庸无能;“誉”者,名声、赞美,这里实指沽名钓誉;“靖”者,安静、平定、恭敬,剧中的靖王平乱安边、恭敬父母。如此,这四个字分别用在他们各自的身上,正好合适。

《琅琊榜》中皇长子萧景禹剧照

我们从祁王说起。在《琅琊榜》小说的再版后记中,海宴曾说:“最先诞生的人是萧景禹,那位从来没有正面出场过的皇长子。他是我最喜欢的那一类人,风华灼灼,充满了责任感,有着蓬勃的青春和热烈的理想,虽然总是因为过于乐观和天真而失败,但世人却永远不会因为他们的失败而降低对他们的尊敬。十三年前的那群人是围绕着萧景禹而设定出来的。”换言之,在小说和电视剧中,皇长子、东宫太子、祁王萧景禹是位非常重要的人物,他是一切故事的开端。具体到电视剧中的萧景禹,他立志建立一个没有暗黑阴影的阳光政府,所以不能容忍悬镜司这种特务机关的存在。他放手整饬朝纲,被称为一代贤王。发展到后来,朝中人心所向,大臣奏本都言必称祁王之意,遂致梁帝对他产生忌惮之心。祁王自始至终都错误估计了他与梁帝的关系,他认为父子一心一体,而梁帝则重君臣名分。祁王至死都不相信梁帝会对他痛下杀手,因而说出“父不知子,子不知父”一语,幻灭的不止是他自己的政治理想,还有他心中的父子亲情。然而在梅长苏和靖王的心里,祁王是旗帜和精神领袖一样的存在,梅长苏企盼的太平盛世,标杆就是当年祁王治理的天下,靖王更以继承祁王遗志为己任。祁王在剧中,就是正义与理想的化身。

《琅琊榜》中皇四子萧景宣剧照

祁王殁后,皇四子献王、皇五子誉王展开了权力角逐。献王萧景宣的生母越贵妃争强好胜,风头盖过言皇后,长期专宠后宫。萧景宣子凭母贵,顺利当上太子。然而这位太子生性懦弱,德行不修,也不通权谋之术。不过也正因为太子的弱势,他不可能成为第二个祁王,不会对皇权构成威胁,对于强势的梁帝来说,这样的太子再也合适不过。但是,太子的平庸无能,梁帝不会不知,于是在立太子的同时,又扶植了自己中意的誉王萧景桓,使两方势力处于平衡状态。

由于梁帝的着力提携与诸般殊宠,誉王在朝中如日中天,随时有取代太子的可能。本就庸碌无为的太子更是感到危机四伏,面对誉王的咄咄逼人和梅长苏的阴谋秘计,他除了依靠母亲越贵妃和一品军侯谢玉,没有丝毫自保的能力。一个毫无政治手腕的人被推上储君之位,必然会以悲剧收场。

《琅琊榜》中皇五子萧景桓剧照

誉王萧景桓是言皇后养子,言皇后虽不得宠,但身后有庞大的家族势力,所以誉王实力不输太子。誉王能够得到梁帝的青睐,成为其制衡太子的一枚棋子,自有极强的能力与手腕。他本人聪明倜傥,为人处世八面玲珑,很像年轻时的梁帝,故而在诸子中最为梁帝看好。誉王非常善于笼络人心,在拉拢梅长苏一事上,他懂得顺势而为、投其所好,用一部大儒黎崇的手稿引得梅长苏动心。即便梅长苏屡屡拒收礼物,誉王依然想尽花样,表现出礼贤下士和虚怀若谷的作派。

也许当初憧憬帝位的誉王有过经国的抱负,但是沉浸在长年累月的党争之中,最终使他变得刻薄狠毒、寒石心肠,只知互相倾轧,使尽奇诡权谋,为争得储君之位而 不择手段。正如言侯所言,誉王就是梁帝的翻版,所以私炮坊一案告破后,才会有贤臣蔡荃的一番话:“六十九条人命,六十九条人命啊!对于皇上而言,这个不值得一骂,对于誉王而言,这个不值得一悔吗?居然谁都没提,谁都没有看得很严重,他们介意的,他们放在心上的,到底是什么?是什么?”这段话可谓直指人心。

《琅琊榜》中皇七子萧景琰剧照

与誉王的刻薄狠毒、八面玲珑、善讨梁帝欢心相反,皇七子靖王萧景琰事事处处坚守良心与道义,而萧景琰的生母静嫔心思细密,宽容大度,小心谨慎,置身权力斗争之外,以此,静嫔既长年为梁帝所忽视,靖王也不得梁帝欢心。曾经的靖王是兄长祁王的追随者,他为兄长高尚的人格所吸引,祁王是他心中的楷模。靖王生性忠直淳厚,厌恶朝堂里那些曲意奉承和尔虞我诈,固执地将自己放逐在权力之外,驰骋于沙场之上,因为置身军旅,至少尚能履行保境安民的心愿,就算吃力不讨好,他也毫不在乎。沙场的铁血和军人的纯粹,也影响着后来的靖王,他容不得任何污浊的阴谋诡计,对于梅长苏的心机和手段,他从心里极力抵触。至于梅长苏选择靖王,助他入主东宫、终登大位,正是看中了他的纯粹如昔,正是寄望于他重启祁王的事业。而一步步走向巅峰、逼近至尊权力的靖王,确实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心和坚守的情义,依然固执地遵守着祁王和林殊留给自己的信念。靖王并没有像历史上的一些皇子或权臣那样发动政变,而是采取了最温和的方式,逼迫梁帝认错,这种光明磊落的作风,不正是他秉承祁王遗志、建设清明世界的政治宣示吗?

如上所述《琅琊榜》剧中的夺嫡之争,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,并成为很多小说和电视剧创作的题材。回到历史的真实,萧梁王朝的确发生过颇具规模的皇位战争,而梁武帝诸多子侄们的若干史实,也能引起我们对剧中祁、献、誉、靖四王的联想。

剧中的太子、祁王萧景禹,会让我们联想到梁朝昭明太子萧统。萧统(501-531年),梁武帝萧衍长子,梁朝开国的502年即被立为太子。萧统有才气,好文学,年仅十岁便能讲《孝经》,读书数行并下,过目皆忆,诗赋立成,主持编纂的《文选》,为我国现存最早的诗文总集;太子东宫藏书近三万卷,名士并集。萧统不蓄声乐,衣着朴素,膳不兼肉,这颇异于当时的风俗奢宕。萧统富有同情心,少时观看审判犯人,对情有可原的犯人,建议从轻发落;普通年间,京城物价大涨,萧统命令东宫人员减衣缩食,把节省下来的衣食拿去救济难民;在主管军服事务时,他每年都要多做三千件衣服,冬天分发给贫民。在父皇的影响下,萧统也素信佛法,在宫中别立慧义殿,招引名僧。

526年,发生了一件关乎萧统命运的大事。《南史·梁武帝诸子传》记载:

初,丁贵嫔薨,太子遣人求得善墓地,将斩草,有卖地者因阉人俞三副求巿,若得三百万,许以百万与之。三副密启武帝,言太子所得地不如今所得地于帝吉,帝末年多忌,便命巿之。葬毕,有道士善图墓,云“地不利长子,若厌伏或可申延”。乃为蜡鹅及诸物埋墓侧长子位。有宫监鲍邈之、魏雅者,二人初并为太子所爱,邈之晚见疏于雅,密启武帝云:“雅为太子厌祷。”帝密遣检掘,果得鹅等物。大惊,将穷其事。徐勉固谏得止,于是唯诛道士,由是太子迄终以此惭慨,故其嗣不立。

简而言之,因为宦官俞三副要吃“回扣”,怂恿梁武帝改变了萧统为其生母丁贵嫔(丁令光)选择的墓地,但新选的墓地“于帝吉”却“不利长子”,于是萧统听信道士之言,埋入蜡鹅等物辟邪,却为宦官鲍邈之告发,“多忌”的梁武帝虽在徐勉的劝阻之下,没有穷追此事,但萧统终究惴惴不安,乃至抑郁成疾。531年,萧统又因荡舟采荷,溺水受伤而去世,谥号昭明。

可以看出,剧中的太子祁王与史上的昭明太子,都是性情纯孝仁厚、富有爱民之心,也都注意引纳才学之士。但是,他们两位的太子身份又过于耀眼,稍有不慎便会招来大祸。祁王在众皇子中木秀于林,长期主政,又插手军队,权势过大,生性多疑狠绝的梁帝如何容得下他?昭明太子因为“蜡鹅事件”翻船,更是令人惋惜。而对待皇族一向宽大为怀的梁武帝竟欲穷追此事,着实出人意料,大概也是由于萧统太子身份的敏感吧!毕竟像萧统这样极得民心、颇具声望、又久居储位之皇子,是难以让皇帝放心的,“蜡鹅事件”未尝不是梁武帝在借题发挥,而剧中的祁王案不就是这类事情的放大吗?

“蜡鹅事件”之后,太子萧统逐渐失宠,梁武帝有意擢拔三子萧纲。萧纲(503-551年),萧统同母弟。530年,萧纲升任骠骑大将军、扬州刺史,地位已经十分显赫。次年昭明太子去世,按照继承制度,理应册立萧统长子萧欢为太子,而梁武帝既未忘怀蜡鹅旧事,也不放心“少主主大业”,于是立萧纲为太子。梁武帝此举,为梁朝后期的皇族相争、宗室相残埋下了伏笔。

梁朝的后期,梁武帝一心事佛,加上年事渐高,于是朝政多委东宫。但萧纲实难当太子大任。如当侯景军队直逼台城时,萧纲任命的保卫京师要害部门的守将,或为其子萧大器一般的年轻宗室,或为庾信之流的清谈文士,俱不济事,这是不能知人善任;侯景围城期间,陈昕劝降侯景部将范桃棒,欲里应外合共擒侯景,萧纲迟疑拖延,累日不决,导致事泄失败,这是处事优柔寡断;侯景粮尽,遣使诈降,萧纲竟与叛军议和,命令城外军队后撤,使得侯景顺利运来粮食,随即对台城展开新一轮围攻,这是头脑简单幼稚。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当侯景围攻建康、局势危如累卵之际,萧纲竟还频繁地在宫中讲论玄理,近乎痴迷。而当萧纲落入侯景手中,成为傀儡皇帝(简文帝)之后,仍然每日晨昏引儒臣论道说义,直至被杀。这样的萧纲,或者不失为纯粹的学者,作为帝王则十分可悲。

《琅琊榜》剧中的太子萧景宣与这样的简文帝萧纲,其智略、才能与形象是不是颇为类似?两人的前半生,过的尽是闲散皇子的优游生活,治国理政则差之远矣。因为他们都非嫡非长,若非兄长早逝,断不会担当大任。他们性格软弱,昏庸无为,政治表现非常弱智。以此,处于太平岁月的萧景宣比不上虚伪圆滑的誉王,更斗不过心机深沉的梅长苏,终究难逃废黜的命运;同样,简文帝也势必难撑梁末的危局,当大乱来临时,唯有束手待毙。

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石刻

说起梁末的危局,在中央,则朝廷内部矛盾日益尖锐,在地方,则萧氏诸王彼此对抗。如在侯景乱梁之前,梁武帝第七子湘东王萧绎坐拥荆州(治江陵,今湖北荆州),第八子武陵王萧纪西据益州(治成都,今四川成都),昭明太子次子河东王萧誉屯驻湘州(治临湘,今湖南长沙),昭明太子三子岳阳王萧詧镇守雍州(治襄阳,今湖北襄阳),如此等等,都是雄霸一方,却又貌合神离。及至侯景之乱突然爆发,于是萧梁统治分崩离析,宗室之间围绕皇位的斗争迅速白热化。

先是梁武帝的侄子萧正德居然渡船济贼、开门揖盗。萧正德是我们前面说到的梁武帝六弟萧宏的第三子。起初,萧衍30余岁尚未得子,于是收养萧正德为子。等到萧统出生、立为太子后,萧正德还归本宗,心怀怨望,525年甚至叛逃北魏。北魏以其人庸劣,不加礼遇,次年他又返回萧梁,梁武帝不仅未予处罚,后来还封他为临贺王。548年,主管都城防务的萧正德竟然偷运空船,帮助侯景叛军渡江,并策应叛军入城。侯景虚拥萧正德为帝,次年即废为大司马,萧正德又有怨言,乃为侯景所杀。

写到这里,笔者的眼前不禁浮现出《琅琊榜》剧中誉王叛军围攻梁帝猎宫那惊心动魄的场面,而这样的场面,又何尝不是叛王萧正德勾结叛将侯景,“百道攻城、昼夜不息”、历时四个半月、终破台城、逼死梁武帝的史事重演呢?誉王萧景桓与临贺王萧正德曾经都有成为储君的可能,也都对夺嫡的失利心有不甘,为了获得至尊的权柄,他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誉王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,他可以花费十余年的时间去和太子相斗,夺嫡已经成了他生活的全部,而当他一朝努力成空,发动宫变、拼死一搏也就不难理解了。萧正德何尝不是如此?本该作为伯父萧衍帝位继承人的他,终与皇位无缘,日思夜想之间,当机会从天而降时,他便无君无义、悖逆猖狂了。由此可见,真实的临贺王萧正德与虚构的誉王萧景桓二人,对于皇权的渴望与执念,都已经深入了骨髓。

萧正德仿佛萧景桓之类的叛王,自然无疑,至于萧景琰与萧绎,虽然位登大宝的结局一致,两人的形象则堪称云泥之别,这也凸显了《琅琊榜》作者与编剧海宴对于“忠诚、信念和情义”的向往。

如泥淖之污的梁武帝第七子湘东王萧绎(508-554年),在552年侯景之乱被平后,于江陵即帝位,是为梁元帝。然而,就是这个主盟平乱的萧绎,先则拥众逡巡,未曾全力勤王,后则诛杀桂阳王萧慥、讨平河东王萧誉、败灭武陵王萧纪,在他走向帝位的路上,洒满了同宗的鲜血。而由于这样的兄弟阋墙、骨肉屠戮,又给外人以可乘之机,如萧誉之弟、雍州刺史、岳阳王萧詧即向西魏称藩,于是萧绎所在的荆州门户洞开,江陵形势十分孤立。554年,西魏联合萧詧攻陷江陵,萧绎被俘,旋为萧詧所害,萧詧在江陵建立起依附西魏的傀儡政权,史称“后梁”。

梁元帝萧绎所绘《职贡图》(局部,北宋摹本)

那么,“戎昭果毅”的萧绎,为什么在平定侯景之乱的过程中,“先骨肉而后寇仇”,并因此对于梁朝的最终覆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呢?这联系着他的出身与才能。从出身看,萧绎的母亲石令嬴历经坎坷,她本是前朝南齐始安王萧遥光、东昏侯萧宝卷的旧人,入梁先为梁武帝的采女(一般宫女),因为偶然得幸,生了萧绎,才得赐姓阮,封修容(九嫔中的第五等)。如此,萧绎既是庶出,皇子排行又在第七,地位自然不高。然而另一方面,萧绎天资聪颖,文武兼通,博学多才。他沉迷读书,学问简直无所不包,在文学、玄学、书画、音乐、医学、围棋、兵学、相马、星占等领域均有造诣,这样的才华,萧梁皇族中无一人能及。再往下说,萧绎早年因病而一目失明,生理的缺陷令他背负了沉重的心理负担,屡屡因为独眼猜忌别人;萧绎的性格虚伪矫饰,一方面著书立说,表彰孝道,另一方面不救君父,乃至屠杀兄弟子侄。这样的萧绎,真可谓各种矛盾的综合体。

反观《琅琊榜》剧中的萧景琰,同样为梁帝的第七子,同样生母静嫔医女出身、地位底下,同样“戎昭果毅”,同样位登大宝。然而,就过程言,湘东王萧绎虽为最大的赢家,结果却是国破家亡,靖王萧景琰也为夺嫡的胜者,从此迎来天下大治;就人格言,梁元帝萧绎泥淖之污,新梁帝萧景琰义薄云天。这既是历史的真实——梁末的皇族宗亲在权力与利益面前,确多表现出自私、贪婪、残忍等等的共同特点;这也是海宴的理想——通过塑造靖王这么一位性情纯粹透明、人格完美可敬的上位者,表达着古往今来的子民们,对于清明政治的无限向往和热切期盼!

——以上文字节选自《胡阿祥解说琅琊榜》,图片来源于网络

作者:胡阿祥

出版社:山东画报

ISBN:9787547418123

原价:¥30.0

作者介绍

胡阿祥,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六朝博物馆馆长,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,江苏省六朝史研究会会长,“百家讲坛·国号”主讲人。出版专著与各类大小册子40多种,发表论文与长短消闲文字400余篇。因历桐城、上海、南京三地,习历史、地理、文学三科,喜烟酒茶书,养猫狗龟鱼,故以“三栖四喜”为斋号。

本文作者:山东画报出版社(今日头条)

Tags:琅琊榜   历史   侯景   梁简文帝   梁武帝   萧统   北魏   云南   电视剧   开封   小说   襄阳   服装   成都   荆州   读书   大业   四川   南京   政治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